用微博賬號登錄:

當前位置:首頁 > 旗袍 > 瓦解與重生:這家旗袍企業如何用AI逆轉命運


瓦解與重生:這家旗袍企業如何用AI逆轉命運

作者:李健華 發表于:2019-08-07 瓦解與重生:這家旗袍企業如何用AI逆轉命運

推薦度:

作者:李健華,新零售商業評論編輯。

進入杭州喬司三鑫工業園服裝街,沿著街口往右轉第二棟樓,即是杭州葳蕓旗袍企業所在地。

看起來這只是一幢很普通的工業大樓——土黃色瓷磚外表沒有任何設計感,進入內層寬敞的水泥樓道,你甚至會有一種穿越到90年代老式辦公樓的錯覺。

“葳蕓的物聯網智能工廠就在3樓,這個時間工人都下班了,我們明天再來參觀。”在4樓旗袍展覽室接受采訪后,葳蕓旗袍第三代傳人兼總經理葉麗英說。


葳蕓旗袍第三代傳人葉麗英

3年前,由于工藝出眾,這家傳統旗袍企業被杭州G20峰會、林青霞等女明星指定為服裝提供商。

不為人知的是,在更早前它曾受經濟大環境影響,經歷了規模縮減、人員裁撤的困境。

2年后,這家企業的掌舵者葉麗英以物聯網智能改造者的姿態重整旗鼓,使葳蕓旗袍得以突破困境,并初顯成效。

那么,葳蕓旗袍是如何通過物聯網智能改造劫后重生的?它為什么會被行業專家認為,其改造方法對國內營收10億元規模級別以上的女裝企業具備啟發意義?下文將揭開葳蕓旗袍逆境求生的得失經驗及自我改造全過程。

逆 境

葉麗英不會忘記,那場發生在2014年的電商風暴所掀起的專柜實體店倒閉潮——這是一場骨牌效應:

經過2012年至2014年的三年電商爆發期,線下百貨客流早已大不如前,導致進駐百貨的部分專柜出現危機。

“一般百貨會在3個月內完成對專柜的回款,危機發生后,逐漸演變成4至5個月才回款,到后來甚至長達8個月都不回款。”葉麗英回憶,不少百貨除主業外,還會進行房地產等投資,主業生意變差,導致資金鏈斷裂。

在專柜無法得到回款時,只好向銀行貸款度過此劫——結果卻是,銀行在金融危機后死賬太多,審批流程變慢,專柜就這樣無以為繼。

上述情況是當時杭州不少百貨專柜的縮影。當時葳蕓的專柜,基本是以7比3比例的傳統旗袍與時裝進行鋪貨。葉麗英解釋旗袍顧客的購買特點:

葳蕓在百貨的客流,并非專門到百貨購買旗袍,而是在逛百貨過程中看到有旗袍專柜,才會產生興趣進行購買。所以,百貨客流銳減對葳蕓的影響無疑是直接而巨大的。

面對越發嚴酷的局面,葉麗英只好把當時遍布國內的70家門店,直接縮減近30家;同時召開員工大會,宣布裁員。葳蕓開始進入休整期。

“那段時間我就想,以前自己開小作坊,庫存非常少,現在越做越大,庫存怎么就變得這么高?”葉麗英反思,專柜的高庫存導致資金無法收回是這次撤店主要原因,“電商風暴導致銷售渠道分散,線下的衣服賣不出去,庫存堆積如山,無法變現,店面就維持不下去了。”


葳蕓曾經有過0庫存時期。1995年,葉麗英與姐姐在杭州武林路開設裁縫小作坊。顧客都是量身訂造,3天即可取件。

“電商風暴前,我們在并不知道衣服可以賣多少的情況下,就盲目地先把大量衣服生產出來,這是錯的。如果能夠像以前小作坊那樣,在店面掛一件樣衣,顧客喜歡我才做出來。今天賣多少,明天做多少,好賣多做,不好賣就少做,這樣就可以大幅度節省生產成本,提高運營效率。”

于是,2016年,葉麗英做了一個決定:接受浙江大學創新技術研究院執行院長趙成的提議,與杭州邁的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呂永桂團隊一起合作,以物聯網智能技術方式改造葳蕓旗袍的后端供應鏈,目的是提高整個企業的庫存效率和多款式生產快速反應能力。

其實,更早時候一些人工智能軟件公司曾找上門游說改造工廠,但都被葉麗英一一拒絕。

葉麗英根據自己對制衣全環節的豐富經驗判斷,當時大多數的人工智能公司的軟件,更多只是打通制衣的某幾個環節,而非系統性打通制衣全過程。“他們更多只是想賺錢,沒有考慮到企業的長期運營問題。” 

正好當時國家啟動工業4.0項目,鼓勵各個行業進行供給側改革。浙江大學創新技術研究院方面了解到葳蕓的工藝和口碑,主動找到葉麗英,并介紹服裝智能改造提供商公司、擁有資深技術的呂永桂認識。

“當時趙院長說,只有我認可的地方,呂博士方面才能進行智能改造,否則不能改動。”

葉麗英解釋,三方合作,改造費用由葳蕓出資,而浙江大學創新技術研究院則是呂永桂公司的投資方。呂永桂的公司也對自己研發的技術有實踐和升級需要,三方各有改變需求,合作一拍即合。

葉麗英認為,這次改造成功是女裝豐富經驗加智能技術高度融合的結果。她自嘲:“葳蕓有需求去改變,相當于既是試驗的小白鼠,又做了改造成功的受益者。”

重 生

2018年1月,葳蕓的供應鏈物聯網智能改造終于完成。整套智能制造系統,主要包括三大功能:大批量成衣生產+小單快反+大規模個性化定制的多款式混流生產體系。


今年3月份,阿里巴巴集團新零售研究中心負責人希疆曾到葳蕓參觀。作為新零售與供應鏈方面的專家,希疆認為,葳蕓的實踐是新制造與新零售緊密融合的例子。

“5個不同款式女裝同時在生產線上跑,批量最大100多件,最小則有20到30件,交期非常短。這意味著,這些貨品在銀泰等百貨出售時不再需要準備庫存,賣多少則生產多少,企業周轉率非常高。”希疆說。

事實上,智能制造被應用在服裝企業并非新鮮做法。早在10年前,男士西裝企業紅領就已經啟動智能改造并于2012年落地系統,早早實現小單快反和大規模個性化定制生產。

那么,葳蕓與紅領相比,到底有何不同的區別與獨特價值?

“紅領是做男士西裝的,從工藝角度看,制作相對標準化,模組化程度也高。像紅領這樣的大規模個性化定制是目前國內不少西裝企業都可以做到的。”希疆分析,“但是,我從來沒有看見過旗袍或者女裝連衣裙能夠進行模組化生產,這是目前國內極少企業擁有的智能制造能力。”

希疆進一步指出,相比男士西裝,女性時裝或連衣裙的款式多、設計更復雜多變,流行趨勢和需求變化更快。

“女性連衣裙,光是扣子和領子就可以有無數的位置變化,這是西裝這種固定模板制作難度不能相比的。”

目前,葳蕓除旗袍業務外,還在開拓年輕化旗袍、中國風女裝市場——旗袍本身和連衣裙的制作接近,葳蕓擁有多款式混流智能制造能力后,只要稍作改良,即可進行時尚女裝多款式小單快反+成衣批量+個性化定制生產。

希疆評價:葳蕓的智能改造成果“對目前國內營收10億元規模級別以上的女裝企業具備啟發意義”——這種規模級別企業的定位是精準快時尚,它們要求售賣的衣服款式必須足夠時尚、多變而且要頻繁上新。

“假設具備葳蕓這種后端能力,相當于背后擁有一套體系支持前端,運營起來會輕松很多,對女裝企業特別有價值。”

在呂永桂看來,葳蕓與國內同行的智能制造最大區別是:葳蕓能夠在多個不同款式服裝生產的前提下,實現小單快反+成衣批量生產+大規模個性化定制——其他廠家能夠實現大規模個性化生產,但只做到單品單款式小單快反,這正是葳蕓的領先優勢所在。


葳蕓之所以能夠做到相比男士西裝更復雜多變的女裝工藝,主要在軟件與硬件底層的高度協同,并通過數據進行商品管理、技術開發、智能倉儲系統無縫串聯。簡單地說,其中就有以下3個至關重要的步驟:

1. 智能出庫。

工人不需要在大倉庫里逐個貨架抓取面輔料,通過聲光提取和語音提示,工人能夠便捷地分揀制衣所需要的面輔料信息。

2. 智能制版。

通過系統CAD智能算法建模,把小單快反+成衣批量+大規模個性化數據導進制版文件,使制版效率大為提高。

比如,一般制衣尺寸S,M,L,XL,XXL,XXXL,6位碼數,當有不同款式衣服制版需要調整,葳蕓只需要在CAD設計一個標準碼數,系統就能自動調整,使制版吻合制衣的參數。這讓衣服制版的工作量和復雜度大為減輕。

3. 智能生產與調度。

調度人員通過電腦把制衣的工藝數據配送到智能吊掛。

比如,目前葳蕓能夠同時進行5個不同款式的混流生產工作,當所有數據錄入智能吊掛后,吊掛便會在流水線自動運行生產。

通過上述方式,葳蕓建立了多個不同款式大量生產更復雜多變的女裝供應鏈體系。

而葉麗英極力推動實現的多款式小單快反的能力,正是讓葳蕓大幅度降低庫存的直接原因。

傳統服裝行業訂貨會的做法是這樣的:一季度的衣服要提前1年或至少3季度就要下完訂單。

比如,2019年7月的貨要完成2020年春季衣服,并同時開始準備夏季訂貨。下完訂單后必須馬上做出衣服,否則,在缺乏快速反應生產能力的情況下,服裝企業是無法進行快速返單的,所以必須要提前把大量上新衣服準備好。


智能改造后,葳蕓的做法是:把訂貨會改為提前半年下完訂單,并且只訂以前60%到70%的貨量,通過壓縮時間更貼近上新市場時間;通過壓縮訂貨量,降低庫存和成本。

先投入生產小批量新款衣服試探市場反應——暢銷款則快速補單,滯銷款則立馬停產,因應當下顧客快速變化的需求,同時研發出符合當季顧客需求的新款。

由于擁有多品種快速反應能力,葳蕓只需要一個月內即可完成暢銷款和新研發款的所有補單。

同時,擁有大規模個性化定制的能力,可以滿足顧客增值服務以及未來服裝行業定制化的趨勢。

至此,葳蕓旗袍經過1年半的智能改造落地實踐,目前庫存與改造前相比已經下降40%,企業利潤率上升30%,并計劃在2019年下半年開始在國內重新增設門店,突破電商以來的困境。

C與B之爭

即便經歷電商風暴打擊進入休整期,葳蕓的口碑和技術仍然被社會各界高度認可。

2016年,杭州舉行G20峰會,主委會為期間舉行的國宴迎賓服招標服裝提供商,在與4家杭州著名女裝企業通過樣衣和圖稿競爭后,葳蕓贏得了競標。

同年,湖南衛視《偶像來了》節目組一期旗袍特輯,找到4家曾在全國獲中國十佳設計師、金鼎獎的女裝企業進行盲選,為節目中9位包括林青霞、楊鈺瑩、蔡少芬、朱茵、趙麗穎等明星制作定制旗袍。

“盲選在上海舉行,現場由節目助理將各家服裝商的衣服放到一籃子里,送給9位明星試穿。”當時負責對接項目的葳蕓副總經理陳泓瑾說,“包括林青霞、蔡少芬等7位明星都選擇了葳蕓的旗袍,另外兩位明星不適合是因為腰太細,我們現場修改后就解決了問題,所以第二天拍攝效果特別好。”


具備優秀的口碑和工藝,以及改造成功的智能后端生產能力,葳蕓的發展似乎只欠市場訂單的問題。

不過,按照C2B(消費者到企業)的模式,一般是先把控消費者需求,企業再倒逼進行相應后端生產改造。

表面看,葳蕓選擇了先改造后端供應鏈的路徑,與C2B模式剛好相反。那么C與B之間,到底是否存在絕對次序標準的做法?

事實上,葉麗英在進行智能改造前,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的。葉麗英十分認可要制作出符合消費者需求的產品這一觀點。

不過,從企業家的商業實踐角度看,尤其經歷電商風暴的教訓后,葉麗英更傾向讓企業先活下來,才談的上后續市場的問題。

殘酷的商業現實讓她的出發點仍然是優先降低庫存、成本,提升企業的利潤率,再進行C端開拓。

針對這種情況,希疆的建議是:葳蕓已經具備優秀的智能制造能力,但這種能力最終能否轉化成財務上的收入與利潤,則是市場與營銷領域的問題——旗袍本身屬于裙子范疇,如果能夠進行重新定義,可以有很大的創新空間。

“現在的旗袍為什么都是35歲以上的女性穿?為什么90、95后不穿?我們必須要重新定義旗袍,讓旗袍更加時尚化、甚至運動化。”

實際上,葳蕓也確實在實踐上述建議——截至2019年7月,通過完成智能改造后,葳蕓正往以下三個方向走:

1. 開拓線下門店,進行旗袍和時裝銷售;

2. 對傳統旗袍進行年輕化改良,并且開發出市場規模更大的中國風女裝市場;

3. 利用自身后端生產能力,為其他女裝品牌或需求方進行訂單代工。比如,葳蕓最近就準備與海南航空公司進行空姐制服的訂單合作。

葉麗英希望通過上述發展,使葳蕓旗袍不再有生存問題,通過改良旗袍和中國風女裝的市場開拓,擴大旗袍服飾影響力,反向維護和發揚傳統旗袍的文化核心。

當然,市場經濟的競爭讓人興奮與恐懼之處就在于它的成敗未知性——沒有任何人能夠準確描繪葳蕓旗袍未來的模樣。一切仍在高速變化。


《商業評論》網iPhone客戶端

請關注我們的新浪微博官方帳號:

@商業評論網(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業評論雜志(http://weibo.com/hbrc)

無覓相關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標簽: AI  實戰案例首頁推薦  新零售商業評論  旗袍  ] 2190 次閱讀0 次評論

讀者評論

(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本詞條展開的討論,與本網站的觀點立場無關。)


    該文章只有登錄后才能評論。請先登錄

    分享到:QQ空間 騰訊微博

    評論

    聲明:本文由 @商業評論網 http://www.wiblan.live(轉載請保留)擁有版權或由內容合作伙伴授權提供,未經商業評論網書面許可,對于商業 評論網擁有版權和/或其他知識產權的任何內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個人空間)不得復制、轉載、摘編或在商業評論網所屬的服 務器上做鏡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進行使用。


    您也可以直接 在線訂購 或致電 800 820 5396 購買刊登本文的當期雜志。 電子版全文將于本月內更新發布,屆時您可購買在線閱讀卡閱讀全文。

    帳戶如果還沒有點數?立即 購買閱讀卡,在線閱讀更多精彩文章 注冊沖值后仍打不開全文?請點擊“ 常見問題”。如需更多信息,請進入 幫助頁面
    訂閱熱線: 800-820-5396    郵局訂閱代碼: 80-115
    共0人分享過本文,他們是:
    狗会生单数么